vepv9都市小說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笔趣-168章:那張俊顏展示-nflfc

Home / 現言小說 / vepv9都市小說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笔趣-168章:那張俊顏展示-nflfc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
叶景墨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暂时不能用脑过度,所以公司上的事情,基本还是由叶正天主持大局。
难得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陪苏艺欣养胎。
刘妈听说苏艺欣怀的是双胞胎的时候,高兴的不得了,当天就给她做了很多安胎的东西,还托人在乡下买了两只土鸡养在院子里,茶余饭后,lucky有个新的伙伴追逐了。
江子琳最近这一周的手术也排的满满当当,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连开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刚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来了一辆救护车,出于医生的本能,她赶紧帮忙,突然,她被担架上的人吓了一跳。
任志强也许是对的 王其明
“苏……苏毅豪……苏毅豪!”江子琳整个人都呆住了,这是怎么了?他的额头上向外涌出血迹,染红了他的黄色卷发。
身上也血迹斑斑,人已经昏迷不醒了,她不敢碰他,生怕他身上有别的伤。
“这是怎么回事?”江子琳拉住护士问道。
“中央大道发生的交通事故!正好江医生,这个,这个外国人脑袋受伤了,还得麻烦你!”
江子琳点头,直接跟进了手术室,心里七上八下,看着受伤的苏毅豪,已经一个礼拜没见了,这张脸还会时常闯入她的梦里。
可是没想到,再见面,居然是在医院的急救室。
江子琳开始帮他做创面处理,而苏毅豪似乎有了点意识,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焦距并不清楚,只能看到江子琳的轮廓。
“苏毅豪!苏毅豪……”
闭上眼睛的刹那,他才看清了她焦急的样子,耳边隐约能听见她在拼命的喊他,可是他想张嘴的时候,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再次陷入昏迷……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痛,天花板还在不停的转动,医疗器械滴滴答答的发出声音。
“苏毅豪,你醒了?”苏艺欣闯入他的视线,紧接着是叶景墨那张嘲笑人的脸。
“醒了就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子琳说了,就是点皮外伤!”
“那他为什么睡了这么久?”
“说他过度疲劳,疲劳驾驶!幸好晚高峰车速不快,他那台车安全系数比较高!人也没什么大事!”
“哦~”
听着两个人对话,苏毅豪的意识逐渐清醒,额头还是有些丝丝拉拉的疼痛感,视线渐渐清晰,但是还附带着眩晕感。
“你们俩……说完没有啊!我口渴!”苏毅豪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这两人像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看着自己,“能不能管管病人!”
“哦哦!”苏艺欣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倒了杯水,硬生生的递过去,“来,喝水吧!”
苏毅豪扶着床,“你这也不怕我呛死!能不能给我来根吸管?”
“毛病真多!”叶景墨从旁边把吸管以扔飞镖的架势扔进了杯子里。
非卖品妈咪:总裁,休想动我
要不是实在太渴了,苏毅豪才不受这个气呢!
吸下一大口水,他像满血复活了一样,喉咙舒服了不少,他碰了一下脑袋,只是额头那里抱着一块儿纱布而已,还好没伤到他那张俊颜。
“你们俩怎么来了?”
時光橋
苏艺欣帮他上调了一下床,找了个舒服的角度,“九哥来医院复查,子琳姐说你出车祸了,我们就来看看你!”也是碰巧的事情,不然,他们也都不知道。
“哦~”
“你怎么搞的?怎么还疲劳驾驶呢?查尔斯不在吗?不会让他去机场接你嘛!疲劳驾驶很危险的!知不知道!”
苏艺欣数落起他来,而他也没说话,从醒来开始,他就觉得自己有些愣神,临睡着之前,他看到的江子琳,是不是幻觉?
他可是连夜从M国飞回来的,这几天加班加点的忙工作,回来以后,就马不停蹄的想来医院,见见江子琳,没想到,还出了车祸,好在他只是撞到了指示牌上。
“好啦!你也没什么事了!那我们就先走了吧!明天的活动你就别出席了!养好伤再说!”叶景墨上前搂住苏艺欣的肩膀。
已经中午了,他们早上来的医院,刘妈刚刚还打电话,说饭菜已经做好了呢!
网游之我的游戏人生
“嗯!好,你们慢点儿!”苏毅豪打着针没有下床送,自己孤家寡人的又重新躺会了床上,最近真是挺累的。
刚准备合上眼睛再休息会儿,病房门就开了,江子琳端着打包好的饭菜,进门时,他还在闭目养神。
其实苏毅豪眯眼的时候,就看到江子琳进来了,就是想装睡,看她什么反应。
何苗和她的智障孩子
江子琳放下饭,在心跳显示器上看着上下起伏的心跳,双手抱在胸前,“装够了没有!起来吃饭!”
“被你发现了啊?”苏毅豪睁开眼睛,坐起了身子,“江医生,辛苦你了哦!”
江子琳面无表情,依旧没说活!
“怎么了嘛!我又哪里得罪你了!我现在可还受着伤呢!你不能这个态度对待一个受伤的患者……”
“苏毅豪!你有完没完!你是故意的吗?不知道不可以疲劳驾驶吗?还好你伤的不严重!不然你要成为第二个叶景墨嘛!”
江子琳很严肃,一点儿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咳~成为第二个叶景墨也不错!至少有人关心有人爱!不会被人嫌弃成这样!我还不是为了能早点见到你嘛!”
“我是会跑了吗?想早点儿见到我,就直接叫救护车?想见到我,就用这种方法?”好在他人没事,还能这么油嘴滑舌的跟自己开玩笑。
他大概不知道,她那天晚上看到他那个样子躺在担架上,她整个人差点儿就失去重心了。
他应该也不知道,在她为他处理完伤口以后,她看到了自己脸上的两道泪痕,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担心到这种程度。
苏毅豪像极了小孩子,拉着她的白大褂,像在撒娇一样,左右晃了晃!
“吃饭!看什么看!”
江子琳帮他打开桌板,饭菜放到上面,“吃吧!下午没什么事就可以办理出院了!别在医院给我添乱!”
她本来今天是可以休息的,但是因为他,她就当是加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