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3优美小說 九星之主 起點-244 錢!熱推-7hvg8

Home / 科幻小說 / 60063优美小說 九星之主 起點-244 錢!熱推-7hvg8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入夜,千山关中一片寂静。
鹅毛大雪洋洋洒洒,在大风的吹送之下,席卷了整个城池。
此刻,即便是那躁动的马场,也陷入了一片沉寂,雪夜惊群体返回了马厩,再也没有了碎裂的马蹄声响与骏马的嘶鸣声音。
荣陶陶侧身躺在床上,蜷缩在被子里,抱着雪绒猫酣然入睡。
甜美的梦想中,却感觉有什么人在呼唤他。
“淘淘……”
“淘淘?”
荣陶陶猛地睁开了双眼:“嗯?”
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对面床铺的高凌薇,然而在漆黑的房间中,他也不知道高凌薇是否清醒着。
邪神狂女:天才棄 天下青歌
“淘淘。”脑海中,再次传来了一道声音。
“啊,哥,什么事?”荣陶陶急忙在脑海中回应着,这大半夜的,到底干什么?
荣阳:“你是不是在二墙这边训练?和你的教师一起?”
“是啊,不过我们现在千山关内,第一阶段的修行结束了,我们正在休整。”荣陶陶回应着。
“嗯,我知道你在千山关,现在出个任务?”荣阳询问道。
星御乾坤 天空豆芽菜
荣陶陶当即回应:“好,在哪里?”
兄弟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只要荣阳开口,只要荣陶陶能做到。
荣阳:“现在去千山关南门,寅虎小队正在从三墙往回赶,你在南门等着他们,跟他们一起过来。”
荣陶陶:“要叫夏教他们么?”
荣阳:“能护着你,当然好。”
網遊之混沌劍魔
十二小队这一手求援,时机把握的尤为良好!
叫了一个荣陶陶,也就相当于把夏方然、李烈都叫上了,这可是两个顶级的松魂教师,打底儿都是上魂校!
“大薇!”荣陶陶急忙起身,摸着黑来到门侧,打开了灯。
高凌薇坐起身来,关切道:“怎么了?”
“我哥应该是在一墙,让我俩出个任务。”荣陶陶急忙道,“你先穿衣服,我去找老师们。”
“嗯。”高凌薇随口回应着,却是转头看向了窗外。
果然,她看到了窗外飘洒的鹅毛大雪。
十二小队找他们出任务的时候并不多,但凡能找到两人头上,那一定是刮了风、下了雪、入了夜。
与其说十二小队找荣陶陶出任务,倒不如说是找高凌薇出任务…嗯,归根结底,好吧,十二小队是找雪绒猫出任务……
高凌薇来到荣陶陶的床边,伸手抱起了那贪睡的猫咪,一手抚着它那雪白的毛发:“醒醒,小懒猫。”
混沌尊皇 醉幽影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嘤?”雪绒猫在高凌薇的手中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双小手爪揉着脸蛋。
高凌薇本以为它要醒了,却是没想到,雪绒猫舔了舔小脚脚,就又睡了……
“呵呵。”高凌薇忍不住笑了笑,还想唤醒它,却是听到了走廊里传来了夏方然那骂骂咧咧的声音……
“老子是松魂教师!不是雪燃军士兵!大半夜还得出任务?”
荣陶陶弱弱的开口道:“不是让您出任务,是我出任务,您保护我。”
夏方然:“……”
夏方然直接气笑了,那™有什么区别?
李烈一身的酒气,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一声不响就开始穿衣服。
荣陶陶一脸担忧,道:“李教,您行不行啊?”
“诶!”李烈大手一挥,颇为豪迈,“喝的越多,我的战斗力就越强。”
荣陶陶咧了咧嘴:“真的假的啊?”
“呵。”夏方然一声冷笑,道,“这我倒是可以作证,你要是能把李教灌得不省人事,他能把千山关都给掀翻喽。”
荣陶陶面色古怪,说的那么热闹,不就是耍酒疯嘛?
啧啧…魂武者就是不一样啊?
普通人耍酒疯最多把桌子砸了,李烈耍酒疯能把千山关给砸了?
“快去换衣服,愣着干什么?”夏方然看着荣陶陶,笑骂道,“任务我帮你出,衣服还得我帮你穿?对了,多带点巧克力棒。”
夏方然嘴上骂的凶,但也是真疼人。
“得嘞~”荣陶陶急忙返回了宿舍,刚好看到高凌薇换好了衣物,正坐在床边,俯身系着鞋带。
荣陶陶连睡衣都不换了,外面直接套上了雪地迷彩裤,双脚踏进了军靴之中。
这迷彩+睡衣的搭配简直完美!
穿上外套就能上阵,脱了外套就能上床……
看着他那焦急的样子,高凌薇起身迈步上前,开口道:“你穿外套吧。”
说着,高凌薇半跪在他的身前,贴心的将裤腿塞进了他的军靴之中,双手拾起了他的军靴鞋带,迅速系了一个蝴蝶结。
荣陶陶愣了一下,却也急忙套上外套,拉上拉锁,按上衣扣,低头看着第二只军靴的鞋带系好。
可惜了,没带手机……
高凌薇系好了鞋带,站起身来,也看到了荣陶陶那发呆的模样,不由得开口道:“要去多久?拿多少糖够用?”
“哦哦!”荣陶陶回过神来,从上铺拿下了一个登山包。
“哗啦啦……”荣陶陶倒出了大半包糖果和巧克力棒,这才将登山包背上,拽着高凌薇走了出去,“走走走。”
一出门,便看到了衣衫整齐的夏方然,与衣衫不整的李烈。
九陽魔神 翹楚
夏方然询问道:“咱去哪?”
荣陶陶:“千山关南门集合,十二小队·寅虎小组在往这边赶,我们等他们一起走,具体去哪我还不知道。”
“寅虎?”李烈咧了咧嘴,“真是有缘,这也能碰到他。”
荣陶陶一边下楼梯,一边好奇道:“李教认识十二小队的副队长?”
“啊,不太熟,好像见过一面,酒量不咋地,我一人能喝他三个来回。”
荣陶陶:“……”
四人组在收发室报备过后,出了宿舍门,召唤出雪夜惊,一路赶往了千山关南门。
来到这里的时候,却是发现驻守城门的士兵,已经将城门锁打开了,显然已经接到了消息。
荣陶陶和士兵们表明了来意之后,一边等待着,一边在脑海中沟通道:“哥,我到南门了。”
“他们估计也快了,稍等。”
荣陶陶:“是有偷猎者组织跑进来了么?”
“嗯,而且还是个大活儿,记得去年你们在松柏镇过年,在夜市街头遇袭么?”
荣陶陶:“钱组织?”
荣阳:“是他们,根据值岗士兵说,领头的很可能是个大手。”
大手?
荣陶陶心中一动:“比如说弥途?”
这个名字,荣陶陶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是他让高凌薇精神错乱、承受极端痛苦,她甚至拼了命的爆掉额头魂珠,才勉强逃脱出来。
但即便是逃脱出来,高凌薇也是重伤入院,在一年一度的松柏除夕庆典之夜里,她是躺在松柏二院的病床上度过的。
青青草 随心
在荣陶陶的脑海中,还清楚的记得弥途那张憨厚的脸。
任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处于熙熙攘攘的夜市街中,贩卖糖葫芦的憨厚大叔,竟然是钱组织之中的领军人物!
荣阳不确定道:“不清楚,也许是,也许不是。钱组织比你想象中的底蕴更加身后,好手有很多。”
荣陶陶沉声道:“钱组织,还真是冤家路窄。”
荣阳:“对你来说算是吧。事实上,如果你一直驻守在三关范围,总会碰到这群偷猎者的。
钱、自由民这群人,一辈子以此为生。过着刀头舐血的日子,刀下生、刀下死。
这种生活太刺激了,对他们来说也许足够精彩,这种人的心理不是你我能够想象得到的,他们可不会轻易脱离这样的生活。
而且,一朝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加入了这样的组织,一辈子都会与这类人有牵连,他们也几乎不可能安然无恙的退出来。”
“嗯。”荣陶陶随口回应着。
交流之中,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响。
一道声音从茫茫风雪中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荣陶陶,高凌薇?”
“到!”
“到!”荣陶陶与高凌薇急忙回应道。
“跟上!”洪亮的嗓音再次传来,干脆利落。
而守门的雪燃军士兵,也已经打开了一道门缝。
霎时间,一股狂风吹拂着雪花,送进了千山关。
荣陶陶藏在高凌薇的背后,扭头看着身后,视线中,几个带着兽面的士兵策马疾驰而来。
“幸会!夏教!李教!”领头人面带虎头面具,威武异常,洪亮的嗓音炸响在众人耳侧,却是没有丝毫停留,策马闯出了城门,一头扎进了茫茫风雪之中。
身后同样有两名带着兽面的士兵,不声不响,雷厉风行,疾驰而出。
荣陶陶眼前一亮,那个壮汉不是丑牛么?虽然看不清脸,但是体型那么庞大,而且又带着个牛头面具……
他好高冷哦,见了老朋友连招呼都不打的……
师生四人三骑,急忙跟了出去。
背后,也传来了古代城门缓缓关闭的声音。
“小友点子不错,这兽首面具,可是要比之前的头套戴着舒服多了。”前方,传来了一道男子嗓音,从声音来判断,他的年纪应该不小了,也得有四五十了吧?
暴风雪中,高凌薇策马疾驰,众人贴的还算近,荣陶陶倒也看清了说话的人,他带着一个马面。
呀~
荣陶陶这才算看明白,这是一只索命虎,带着牛头马面来勾魂夺命来了?
“你好。”荣陶陶伸出拳头,探了过去。
午马愣了一下,却也同样伸出拳头,与荣陶陶撞了撞,笑道:“很有趣的打招呼方式,很荣幸见到你。”
荣幸?
荣陶陶开口道:“您说笑了。”
“呵呵,到底是亲兄弟,跟未羊的语气一个样。关外赛场上,可没见你这么谦虚。”午马笑着说道,闷闷的声音从面具中传来。
荣陶陶:“不一样,赛场上,站在我对面的敌人。现在,我身旁的是战友。”
“嗯。”午马点了点头,倒是好奇道,“小友在这雪境中,满打满算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感触却是很深啊?”
荣陶陶:“嗯?”
午马说出了八个字:“短暂的昼,漫长的夜。”
呃?
荣陶陶愣了一下,这种特殊小队的战士,一天到晚可是忙的脚打后脑勺,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却听过自己写的小文章?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荣陶陶的心中有了一丝错觉。
那是一种“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感觉。
毕竟…自从进入了这三墙范围,他遇到的雪燃军将士们,无论是哪个部门的人,似乎都认识他。
有些是通过关外联赛,有些是通过霜花雪饼。
一旁,一向沉默的丑牛突然开口说话了:“与时间无关,与经历有关。”
午马:“哦?”
闻言,荣陶陶倒是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十六载一遇的风雪、漫长数月的极夜。
三城之役、雪境军入侵。
除夕之夜、松柏镇遇袭。
与夏方然一起从霜美人手心里逃脱,与十二小队一起宰杀魂校偷猎者。
还有那热血沸腾、登顶关外之巅的排位赛。
不到两年的时间,荣陶陶却好像经历了一段又一段人生。的确,他的经历真的要比同龄人丰富太多太多了。
荣陶陶也很希望,今夜与钱组织之间发生的故事,能在他的生命旅程中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是弥途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嗓音:“队里的狗头与猪首还留着,没人接手,你俩打算什么时候戴上?”
听着寅虎的话,一时间,荣陶陶却是犯了难,高凌薇也是默不作声,没有回应。
“呵呵。”寅虎突然笑出了声,开口道,“还是你想要这虎首?听付队说,你对我这面具很有想法啊?”
荣陶陶面色一窘,开口道:“没想法,没想法……”
奶腿的!付天策!
你不是说要研究兵法么?这就是你研究出来的成果?让副队长来找我兴师问罪?
哪成想,前方的寅虎继续道:“你想要,我可以让给你,没问题!转正之后就给你。”
这…这么爽快的嘛?
荣陶陶心中有点难过。
他已经和荣阳商量过了,加入十二小队,只是把这支队伍当成了跳板,而付天策也只是成人之美,送了个顺手人情。
但是寅虎好像还不知道这些,信息没有适时更新,还停留在前一阶段。
呀!
我可真是个渣男!
我把十二小队当跳板,你却把我当男神追求……
后方,夏方然突然开口道:“你们这群当兵的都给我消停点昂!老子的学生还没毕业呢,抢的有点早了吧?当着我面挖人?”
“哈哈哈哈!”寅虎一阵大笑,声音穿透了茫茫风雪,回荡在这漆黑寒冷的夜色中。
七人六骑,搅动着茫茫风雪,一路向西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