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1hq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民國之遠東鉅商笔趣-12韓爺開口就得上相伴-4iiqv

Home / 軍事小說 / md1hq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民國之遠東鉅商笔趣-12韓爺開口就得上相伴-4iiqv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但歪比最终还是查到了对方的踪迹,他查到的原因也很简单。
黑帝99次寵婚:寶貝,別害羞
对方能想的他也能想到。
跑路谁不会呀。
过去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谁比谁弱逼吗?
这些人要不就是已经跑掉,要不就是混在旅社,酒廊,垃圾收容,慈善机构,甚至医院。
那就从这些地方一个个查呗,最重要当然是他有照片啊。
于是在医院做护工的一个弟兄的弟兄就发现了情况,于是他就知道了。
正好他得知韩奉武和周淑芬据说玩野战玩的太嗨,搞的双双骨折,他就借口来看。
歪比很聪明的,他只带两个人,直接去韩奉武的房间。
这会儿韩奉武和周淑芬正躺在床上斗嘴呢,外边几个毛子拦着这厮,歪比一嚷嚷韩奉武听到了才放他进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进门歪比就搓手:“太子爷,以后悠着点呀,小犹太是野猫,会抓人,你得捆着。。”
这货见识和差素质低,开这种玩笑以为是拍马屁套近乎。
这种人骨子里也不把女人当人看。
这和韩奉武的三观完全不同。
尤其,这野猫是人家的初恋好不好?
韩奉武的脸就黑了,周淑芬更气,抓起茶杯砸他:“你滚,扑街。”
歪比也算醒悟的快,太子爷的夜生活哪里是他能够调侃的,他忙打嘴:“我不会说话。”
世勋之人生转折 仙馨
然后他就压低嗓子:“太子爷,有个事得请你告诉韩爷。”
韩奉武???你不是来看望我的?
几分钟后韩奉武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这里正好有些人,让他们去办就是了。”
歪比一听急了,道:“可不能够,这种人穷凶极恶,一旦走投无路还不知道干出什么事来呢。另外我怀疑他们躲在这里,也有实在不行就拿你做人质的意思,所以此事必须通知韩爷安排。”
“你指挥我?”
“不敢。”歪比实诚的道:“要是您出意外,我十条命也不够赔,所以。。。”
“你应该和你爷爷说。”周淑芬这时道。
韩奉武也就不挣扎了,摸出手机联系起韩怀义来。
歪比见状不由看了周淑芬一眼,心想这小丫头身材就和搓衣板似的,倒是能将太子迷的神魂颠倒。
我成了一本功法秘籍
但是韩家是大户里的大户,只怕你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呀。。。
这会儿韩怀义正在杜月笙的婚宴上,这种场合他只在包厢应付应付够资格敬酒的来宾。
小人物刚出头时,以为大家来敬酒是有面子。
鬼敲棺 絕恨長歌
到韩怀义这种层次,可得了吧,全尼玛忙你们的去,酒有什么好喝的。
你来我面前转八百遍我也未必记得你,只有你做事出彩,我才会认。
比如此刻打电话来的韩奉武口中所说的歪比,就让韩怀义有些欣赏。
能查事,有自知之明不争功。。。
这里可是港岛。
前世看过无数港片的韩怀义曾经最烦就是,一个小军装无意发现线索,然后自以为有本事,也为了升职加薪就开始各种作,最后连累死自己的战友,坏了大事那种套路。
许多年轻人欣赏那种“英雄”。
韩怀义却不然。
在他看来,这种事如果发生在现实的话,死去的战友可是活生生的人,有家有室的人。
因为争功引发连锁反应,造成更大伤害更是不可饶恕的行为。
因为这种私心而产生的妄为,和英雄无关,倒更像个小人。
所以韩怀义听完孙子的讲述,反而欣赏歪比。
他便说:“将电话给他。”
鬼王的血族寵妃 忘川四月
“给。”韩奉武递去:“我爷爷要和你讲话。”
“啊?”歪比赶紧双手接过电话,一激动,摁错键个挂了。
他都要哭。
韩奉武都无语,拿回电话打去,然后再递给他,这次歪比总算听到韩怀义的声音了。
“阿歪,事情是那样的吗?”
“是的韩爷。”
“你做的很好,不要轻举妄动,医院里是有很多无辜百姓的,要是伤害了他们,就成丑闻了,我会安排人去,你就在奉武的病房等着,会有人办好事情回来带来。”
“是,韩爷。”
“另外告诉奉武,一切照旧,这件事都不要和那些白俄讲,以免他们有反应惊动对方。”
韩怀义正说着呢,病房外传来阵阵尖叫声。
歪比都懵了。
韩怀义立刻问:“怎么回事?”
紅鸞星動 未知
“不知道呀,我去看看。”歪比拿着电话往外跑,正听外边有人挟持着一个护工还有一个护士,对着几个毛子在喊:“让太子出来,护送我们离开香港,不然我们就杀人。”
说完他澎一枪,随意打翻在远处围观的一个病人。
这下人群更炸窝了。
“什么回事?”韩怀义再问。
歪比紧急道:“他们似乎发现了,挟持护工和护士,要逼太子换他们,护送他们离开香港。”
“哦?你敢不敢做件事,活下来我就提拔你。”
歪比一愣:“敢。”
“等会你把电话丢去,就说是我的电话,要和他们说话,然后你拿枪,不管人质直接打死那些人。”
歪比懵逼的说:“我,我没枪。”
“会用?好,电话给白俄。”韩怀义说。
歪比随即将电话给了白俄,白俄接过立刻再将电话还给歪比,顺便将自己背后的枪交给了歪比。
这会儿韩奉武要出来,周淑芬自然不然。
于是就听那三个越南佬喊道:“想不到太子爷宁可看别人死。。。”
玩激将?
歪比瞬间懂了韩怀义的意思,这件事只能在这里结束,但是他不能安排自己人下手。
想必,那些白俄也已经做好准备,并会尽力保全人质,但是万一出现死伤呢?
因为开枪一定会有可能打死人质的。
所以韩怀义要他开枪,是要他来顶这个不顾人质的名声。
富贵险中求!
再说韩爷开了金口,再拖下去韩奉武要是冒出来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歪比咬牙从后面走了出来,大声喊道:“喂,对面的,韩爷电话。”
“谁?”对方问。
“韩爷的电话啊,我放地上滑过去!你们和他直接说!有胆绑人无胆聊的话,你们现在走,没人动你们!”
初代血帝
歪比说着蹲下去,将电话放在地上,还老有经验的道:“不要按红色的,那样电话就断了。”
嗖——他将电话用力一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