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第二千零六章 蟲巢的節點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第二千零六章 蟲巢的節點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那个梦魇虫强者沉寂不语。
“怎么?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啊,是想进时光之河中洗个澡吗?”殷东皮笑肉不笑,撇着嘴威胁了一下。
当然,他也不是虚言恫吓,意念一动,一道时光之河的水箭,射向了虫巢。
“啊?!!”
一道惨叫响起,整个虫巢也震荡起来。
轰!
从雷霆山顶,一道雷电之光飙射而出,直接轰击在虫巢深处,雷丫奶凶的声音响起:“坏虫子,不听老爸话,要打死!”
殷东的心都酥了,这个便宜闺女真没白认,都知道维护他了。
虫巢深处,那个梦魇虫强者的灵体爆开,痛得它连惨叫都发不出来,最要重的,是爆开的灵体碎片间,有电弧闪光闪烁,阻止灵体重聚。
雷霆之力,对灵体的伤害,绝不亚于时光之力。
“冤枉啊,本皇……小虫不是不想回答,是在搜索记忆,时间过去太久,生前记忆有些模糊,一时间想不起来啊!”
实力不如人,就得认怂!
尤其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什么梦魇虫族至尊的荣光,它都该抛下了,从远古借着一缕残魂苟延残存至今,就这么死掉,太值得了!
活着,才有机会复生。
再说了,换一个角度,投靠这样的一个底牌手段层出不穷的主人,或许还是它的一个机缘,不用担心世界尽头的不详来袭。
殷东没拆穿这货的鬼话,似笑非笑的说:“那你现在搜索到了什么记忆没有?”
说话之时,他尝试对雷丫攻击虫巢的地方,施展驭兽术。
就算整个虫巢收入涡墟中,他仍然找不出那个梦魇虫强者藏身处,或者说,它并不是一个实体的存在,似乎遍布整个虫巢,又像是在虫巢的阴影空间。
这种情况,殷东以前也碰到过两次。
第一次,是道天大世界碰到死灵迷雾时,他感到一股强烈的危机,被一团突然出现的人形剪影袭击。
当时,他看到那一团人形剪影,就觉得那玩意儿跟一般死灵不同,它并不是因为凝聚身体的能量不足,轮廓模糊不同。
那个诡异的东西就好像并不在这个时空,却跟他处在一个奇异的节点上,彼此能看见,两个不同时空,能通过那个节点贯通。
不同的是,殷东看不到那个节点所在,而对方却可以。所以,对方可以袭击他,而他的攻击却打不到对方,后来被对方拽进了阴影世界。
第二次,就是在血月世界时,殷东斩杀一只血色怪兽,等到血色怪兽的心脏被全部吞噬,生机全无的刹那,才抓着它的尸体,带着罗家老祖,身形暴退。
然而……
接下来就发生了一件让殷东感到惊悚的事!
近在咫尺的阵法防御罩,却如远在天涯!
那时,不管殷东速度有多快,甚至用上了龙腾术加瞬移,都无法进入他亲手布下的大阵,可他又能感知到阵法所在区域,还能感应到里面的一切。
但,在他感知中,他跟阵法区域,就像是一个在画里,一个在画外,无法交集。
……
今天,殷东看虫巢时,又浮现曾经的感觉,哪怕虫巢在他的涡墟之中,他搜寻那个梦魇虫强者的所在,也有一种在画外,看画里的感觉。
也就是雷丫身为雷灵之体,对灵体感知非常敏锐,小家伙的攻击点,就是两个不同空间的节点,才能直接攻击那梦魇虫强者的灵体心口处。
此刻,殷东的驭兽术,自然是对着雷丫的攻击点施展。
“贝壳大神,你觉得对这家伙施展驭兽术,能成功吗?”殷东出手之时,还有些底气不足,暗中问了神秘贝壳。
贝壳大神吐了个槽——你对蠢蟹施展驭兽术时,也没见你这么没信心啊?那可是海神殿的古老存在,不比这只死虫子高端大气上档次?
“大神,你飘了啊!”
殷东怼了一句,一脸的无语,“蠢蟹没那么多诡异的手段,哪像这只死虫子,竟然可以藏在跟虫巢有节点相通的另一个时空。”
他之前的战斗,根本无法攻击到那个梦魇虫强者,如果不是他能毁坏整个虫巢的根基,对方不会选择屈服。
况且,就算对方屈服,也有诈。
虫巢进入他的涡墟之中,如果不是有时光之河跟雷丫,搞不好翻船的还可能是他。
此时想来,他还心有戚戚然。
神秘贝壳的回复相当暴力——想那么多干嘛,能成功就多一个兽宠,不然就让雷丫干掉它丫的!
接着,贝壳大神扯开了话题,扯到它感兴趣的东西——你还记得,被死灵拽进阴影世界那一次吧?本大神猜测,悬崖下的界壁节点,是跟阴影世界连接。
殷东好奇的问:“为什么?”
“当然是死虫子施展的能力,跟那个把你拽进阴影世界的死灵是一样的,别跟本大神说,你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说完,神秘贝壳又吐槽了一句——这只死虫子还是太弱了,比那个死灵都不如,都没能把你拽进阴影世界去收拾。
殷东不想答理它了,你丫的才欠收拾!
在施展驭兽术时,殷东身体进入涡墟,手掌从雷丫攻击的那一点,探入节点连接的那个世界,触碰到那个梦魇虫强者灵体。
殷东的精神力,像被十多台抽水机一起抽走,迅速见底,又被脑海深处涌现的清凉气流补足消耗,如此往复,支撑他将驭兽术完成。
一团迷你版梦魇虫闪现,穿过那个节点,进入殷东脑中。
很快,那只梦魇虫灵体的庞杂记忆,化作一道庞大的信息流,涌向殷东,被他切断,然后他要求贝壳大神接管身体,搜索清理。
神秘贝壳很不满——本大神欠你的啊!
“贝壳老哥,你这么说,我就真伤心了啊!”
殷东故作不满的抱怨,接着开启忽悠模式:“像你这样,年复一年呆在贝壳空间里,寂寞孤独的日子过久了,也很无聊吧。我为了让你解闷,让你看一下梦魇虫的虫生,也是一种体验吧。”
神秘贝壳听了,觉得好有道理啊,难免有一丝丝的感动。
但,它又觉得有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