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南嬌嬌,咱們到家了閲讀

Home / 言情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南嬌嬌,咱們到家了閲讀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一品红看了眼南宝衣,沉默片刻,终是按捺住了脾气:“这是唯一的法子,阿衍不信,那我也无计可施!”
姜岁寒左看看右看看,小心翼翼地劝道:“我也期盼南小五快点醒来,萧家哥哥,这天底下再没有别的医者,比国师更厉害,你不信他,还能信谁?既然他说是唯一的法子,咱们无论如何总得试试……”
萧弈抱着南宝衣,并不说话。
黑沉沉的丹凤眼里掠过些许暗芒,他突然低声:“不,还有一个人,医术不比他差……甚至,甚至比他更好。”
姜岁寒好奇:“谁呀?”
萧弈一字一顿:“锦官城的老道士,南娇娇的师父。”
当年剑门关瘟病横行,最后全靠老道士留下的秘方才解决问题。
他一扫连日以来的阴霾暴躁,失笑:“我竟是糊涂了,放着再世华佗不用,居然招来那些个没本事的赤脚大夫!”
姜岁寒抿了抿嘴。
怎么有种被内涵的感觉?
萧弈顾不得穿衣穿鞋,匆匆往殿外走:“传朕旨意,立刻准备车队返回锦官城!天枢即刻出发扫雪,朕要在半个月内抵达西南!”
“回锦官城啊……”姜岁寒感喟,“我多年未曾回去了,也想带阿楼过去瞧瞧。国师,你可要同往?”
一品红摆弄着拂尘,脸上神情莫测。
内殿光影黯淡,他的五官笼罩在昏惑里,姜岁寒看着他,不知怎的,竟觉得他像是那道观里的五彩泥塑像,莫名有些可怕。
……
这趟返回锦官城,南家也跟随在圣驾后面。
因为风雪消融的缘故,越往西南走,官道越是通顺坦荡,紧赶慢赶星夜兼程的,竟然当真在上元节的时候抵达了锦官城。
马车宽敞温暖。
萧弈抱着南宝衣,挑开窗帘望向城外风景。
还没出正月,山水之间残留着白雪,官道旁的枯草萎枝里,却悄然生出一点嫩绿芽儿。
已是开春的时节了。
他冷峻的神情终于柔软些许。
他望向怀中的小姑娘,轻声:“南娇娇,咱们到家了。”
南宝蓉和宋世宁一早就收拾好了祖宅,喜极而泣地出城迎接。
热热闹闹地回到南府,南广已是涕泗横流,环顾熟悉的府邸风景,感慨道:“还是回家好,长安再如何富贵,也总不如在家里快活!”
稍作寒暄之后,南宝蓉顾忌地望向朝闻院的方向,把南宝珠拉到旁边,小声道:“你信上说,娇娇出事了……听说娇娇这趟也回了锦官城,可我只看见了天子的马车,却没能看见娇娇……她究竟出了什么事?”
南宝珠有口难言。
她道:“说来话长,等安顿下来,我与姐姐细说。”
众人忙着收拾行李时,萧弈却没闲着。
他安顿好南宝衣,孤身闯进一品红居住的客房:“老道长如今在哪座道观里?”
一品红额角青筋直跳,没好气道:“什么‘老道长’?那是你师尊!”
萧弈面无表情:“带我去见他。”
一品红捏了捏眉心。
他这孽徒忤逆不孝,这辈子怕是调教不好了。
他认栽般抱起拂尘:“跟我来。”
两人一个骑马,一个骑青牛,径直往青城山方向而去。
青城山风景依旧如昨。
萧弈本是急不可耐地要见老道长,却不知怎的,在看见那大片大片的桑田和农庄时,焦躁的心莫名沉静下来。
当年南娇娇还小,他们曾一起住在青城山附近的农庄上。
小姑娘娇娇气气的,却学着农妇模样,也戴上花头巾,也戴上束袖的襻膊,露出又嫩又白的两截细手臂,似模似样地随管事去查看桑田。
那时,她一心想嫁姜岁寒。
端午赛龙舟时,他心生醋意,便在她和姜岁寒腻歪时,故意把她晃下龙船,可她没有发现他的心意,不知道她看做哥哥的人对她生出了怎样扭曲阴暗的占有欲,还傻乎乎地继续讨好他……
而他享受着那份讨好,直到彻底情难自禁。
他萧弈,当真不是什么好人。
萧弈紧紧握住缰绳,抬起头注视遥远的青城山巅。
丹凤眼里隐隐可见期许。
等小姑娘醒来,他要重新带她走一趟青城山,重新带她坐一次龙船,把当年未曾告诉她的隐秘心思,一五一十全部与她倾诉,把当年没能给她的宠溺,一分一毫加倍给她。
萧弈弯起薄唇。
他一夹马肚,坐下的照夜玉狮子跑得更快了。
一品红骑着青牛跟在后面,急得哪还有仙风道骨的模样,一边追一边骂:“死兔崽子,看不见为师骑的是牛?!你特么能不能跑慢点!狗萧道衍,你等等为师啊!”
任他使劲儿催着缰绳,可坐下青牛只是长长地“哞”了声,仍旧在田野间闲庭漫步。
萧弈一路疾驰到青城山脚下。
他把坐骑拴在树上,仰头望向通往山顶老君阁的青石台阶,毫不犹豫地踏了上去。
当年南娇娇曾经孤身一人,夜登老君阁为他祈福。
他知道她是故意作秀,可每每想起,心头仍旧滚烫。
如今,他也愿意为了南娇娇,放下帝王的架子,来登临这千万级台阶,去求一求昔年看不上的道士。
正值上元节,百姓们都在家中团圆,青城山冷冷清清,没有人进山祈福,台阶两侧松柏苍郁,树下堆积着些微细雪,他一路走过,一路想着当年与南娇娇一起下山的画面。
那时她提着一盏橘色灯笼,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
可是在他心里,灯笼的火焰胜不过她,她的身影才是漫山遍野间唯一的光,落在他的眼中,当真犹如满目星河。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南娇娇……”
他呢喃着心爱之人的名字,仰头望向正前方的道观。
老君阁金碧辉煌直入云霄,观前的三足铜鼎里插着香烛,几个小道童正在游玩嬉戏。
他对着老君阁微微一拜,径直抬步入内。
执掌老君阁的道士,听萧弈说了来意,实诚道:“师尊年前就羽化了,您来晚了。”
萧弈的面色瞬间阴沉:“你说什么?!”
道士吓了一跳。
他战战兢兢地后退两步,想起什么,宛如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般问道:“您,您可是姓萧?”
“你怎么知道?”
“这就是了!”道士立刻眉开眼笑,“师尊过世前,曾说会有姓萧的施主来找他,他特意准备了一样东西,让贫道转交给您。”

明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