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700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章 龍顏大悅分享-mydnw

Home / 歷史小說 / gj700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章 龍顏大悅分享-mydnw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是与不是!’
内堂反复回响着这句话,即便他的声音不温不火,却如同千斤重担压了下去。
谢长鱼抬头,一字一句道:“不尽然。”
“好一个不尽然!”江宴压下眼皮,发觉这小子胆大包天,一副不按常理出牌的回答怎么跟谢长鱼一个尿性!!!
谢长鱼低头拱手,口中振振有词:“自古奸臣当道,忠臣殉国!小弟以死谏言,引起圣上的注意只是第一道门槛,目的是希望能入朝为官,为圣上排忧解难!当然,为证明实力,小弟愿立下军令状,此番科举,必中状元,入朝第一件事就是为圣上下江南,解决水患之忧~”
她服用了变声的药丸,充满磁性的声音响彻整个内堂,这一番豪情壮志下来,引得江宴的赞赏,他波澜不惊的眼眸终于泛起一丝微澜,当下对着谢长鱼点了点头。
在里边听得浑身热血的历治帝早就忍不住要出来了,他要亲自见见这个自称‘以死谏言!’要为他排忧解难的年轻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咔……咔……咔”
突然,暗藏在机关深处的齿轮迅速转动,发出铁器碰撞的机械声,下一刻声音消失,位于江宴背后的墙面从中央裂开一道痕迹,紧接着像两扇门一般平直往两边收进。
郡主驾到
历治帝、轩辕翎前后从里走出!
以吻封缄 漠然逝
二人都穿着便服,历治帝身着明黄色便服,轩辕翎衣袍上的色彩明显暗沉些。
江宴的身影刚好挡住了谢长鱼,他微微弓腰作揖:“主上。”
皇族不成文的规定,皇帝只要出宫,下属的称呼一般用‘主上’或是‘老爷。’
“哈哈哈,”历治帝大笑:“朕要亲自看看这胆大包天的小子!”
江宴颔首,身体往旁边移动了几寸,刚巧谢长鱼抬头,顶着谢长亭的脸与历治帝对视。
她深深鞠躬,拱手朗声道:“草民参见圣上!圣上万岁万万岁!太子千岁千千岁!”
历治帝龙目大震,嘴唇颤动着,隔空伸手指指向谢长鱼缓缓念出两个字:“长……亭。”
另看轩辕翎的惊讶比历治帝只多不少,他心里咯噔一下。坊间早有传闻说这个隋辩与世子谢长亭容貌相像,之前轩辕翎还不怎么信,可今天见面他才意识到两人何止是相像,简直就是同一人!
面对两人的反应谢长鱼表情切换,应对自如,只瞧她抿唇一笑:“惊扰圣上了,草民自小便长这个模样,直到来了盛京才得知自己的相貌与失踪的世子殿下想象,也因此,认错草民的人也大有所在。”
神爵
历志帝面容顿变,步步逼近。身为帝王不怒自威,待走到离谢长鱼三步的位置,帝王停下了足部。那双精明的龙目威严地端倪到面前小儿的身上,他浑浊的目光太过复杂!
毫不夸张地说,普通人到了如此境地,必定吓得双腿打颤,不敢喘口大气,但历志帝观其面容,隋辩镇定自若,他身上自有年轻人的意气风发。这是装不出也盖不住的。
教师容宇
轩辕翎驻足在一旁观看,心中断定这隋家小公子是活不成了。而江宴负手站定,眉目淡然,倒是丝毫不操心隋辩接下来的命运。
“啪!”一声不轻不重的声音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谢长鱼侧目,看向拍在他肩上的手,中年男人的手,肤色偏黄,保养得宜,不细看几乎看不出有褶皱的存在,拇指上戴着大燕境内极为稀少的龙纹琥珀玉扳指,向人们提示着扳指主人的身份是如何至高无上。
这个人上一世是她舅舅。那个嘴上承诺着要让她谢长虞成为整个大燕比公主还要尊贵的女人、让她拥有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权利、一句话又将她发配边疆打仗,一句话唤她回去成为朝堂举足轻重的权臣。
多年培养、多年宠爱,却又亲手将她推向世家替她准备的万刀丛中,令她万劫不复的‘亲舅舅’!
“哈哈哈哈,”历志帝突然大笑,笑声足够浑厚,他连着拍了谢长鱼肩膀好几遍,说到:“志气可嘉,魄力惊人!朕就免你一死,就按照你说的那样,两个条件,第一,你必须考上状元;第二,你入朝堂的条件是下江南除水患。”
“这两点,若完成,朕不会亏待你。反之,若是有一项完成不了,朕便下旨砍了你!”
手松开,历志帝侧身离去。
“父皇!”轩辕翎没好气瞪了谢长鱼一眼,走前冷然道:“就凭你也想当状元?”此次科举状元,他早已安排好,前三甲只能是世家子弟,这个隋辩既已被家族驱逐除名,便只能算作寒门子弟。
笑话,若寒门子弟也能考上状元。皇族、世族颜面何存?
谢长鱼淡然一笑,转身朝向历志帝远去的背影高喊:“草民恭送圣上!”
不到半刻钟,内堂恢复了平静。
江宴从袖中摸出一封信纸甩了过去,谢长鱼轻松接下,一眼将封面上的字迹扫完,眸子露出一丝诧异。
上边的正楷字迹工整圆滑、笔锋锐利……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江宴另一层身份在大燕朝比王昭的名气与身份只高不下的名士,文坛的一字难逑!
“这封推荐信你交到国字监,”江宴人都不看一眼,淡淡道:“与南方的公子哥们同窗上几日的课,联络人脉。科考依然会如期举行。”
假面总裁溺宠小娇妻 楼语
十壹個人 憶中的玩家
江狐狸是在收买她吗?
木兰奇女传
谢长鱼毫不客气地当面将信封拆开,咧嘴笑:“那么就多谢江兄了!入朝后小弟一定紧跟江兄步伐!与江兄一同辅佐圣上左右!”说胡话,她一向很擅长。
“等等。”江宴问道:“你如何看出这内堂设有机关的?”
大斬殺
因为这机关是她亲自设计的呀!谢长鱼心中暗道,以前由她掌管大理寺时,丫的江宴还是她身边的小书童呢!
“直觉!”她面部红心不跳道:“如江兄这样的人中之龙,卓越超群,你掌管的地方怎么可能普普通通呢?机关对你来说小意思,指不定这里面还有暗道勒!”
猎魔天下 暗夜听雪
江宴深深看了眼谢长鱼,嘴上道:“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