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q0ow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04章 李都督給的實在太多了推薦-8s4i0

Home / 歷史小說 / 5q0ow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04章 李都督給的實在太多了推薦-8s4i0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孟信说服兄长送质子后,马不停蹄回到滇池县,跟李素交差。
确切地说,是去滇池县北郊、滇池湖畔那座才刚刚草建了个把月的湖景庄园交差。
谁让李素住不惯南中瘴气之地,所以不肯住在城里,一定要在野外湖畔砍伐植被营造沙滩别墅呢。至于野外的防务,让几百个士兵长期扎营保护他就好了,将来说不定也会开发出一个度假小镇。
孟信见到李素,指着面前那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诚恳地介绍:
“都督,这是末将的侄儿孟节,吾兄并非有意拖延归顺朝廷、分享贸易之利,实在是担心周边其他蛮部不知征西将军天威,他把部中精锐抽调入王师后、抵敌不住那些不归王化的强邻侵扰,反而误了都督大事。”
李素当时正喝着果汁,旁边站着满眼戒备的典韦。听了这话李素差点儿忍俊不禁,暗忖这些南蛮果然不会说谎:
连“并非有意拖延归顺”这种此地无心三百两的洗白都说得出口。要是让他说这个谎,直接说后半句不就行了?“我没做什么”这个前半句,简直多此一举啊!
不过,肯给人质读书,总的来说态度还不错,说谎上业余一些,更便于控制。
蚀骨缠绵:首席娇妻难搞定
李素就先关照孟节:“去江州读几年书,你就归到当世大儒蔡公的得意门生顾元叹门下,只要识文断字、知道仁义礼节,将来说不定可以官至郡守。”
“多谢都督赞誉。”孟节很懂礼貌地答谢,然后他就成了要跟糜威等同龄人一起念书的学童(诸葛亮已经从顾雍那儿退学了,顾雍那点经学诸葛亮已经不求甚解学全,所以孟节没赶上跟诸葛亮同学)。
李素的治夷思路其实很简单,他知道汉末要“改土归流”是不可能的,流官取代不了蛮王。但折衷一步,高层的汉官可以说了算蛮王的几个儿子里谁继位,这也是伸手蛮夷事务的极大进步了,蛮王们的接受度也会高一些,不会太直接抗拒。谁要是抵抗,那也是个别现象,灭之即可。
要求蛮王的孩子都得读汉书、识汉字、说汉话才能继承,用不了几代人,就可以把他们徐徐汉化成功。
所以这一世,孟获肯定是当不上一方霸主了,怎么也得他这个原本要成为“万安隐者”送“薤叶芸香”的哥哥孟节来当。
而且西南夷毕竟也是后世的中华民族,而且都是农耕民族而非游牧,也就也不怕他们汉化之后“流氓有文化”变强产生为害,迟早会跟汉民彻底融合的。
孟尝身边又没有“中行说”级别的有见识的汉奸谋士,无法戳穿李素此法的“长远危害”,所以这些蛮王李素是吃定了。
李素吩咐身边的从人把孟节先带走安顿,回过头来奖励孟信道:“朝廷既然愿意承认你们的统治,自然要直接把你们的身份封为编内官职,以后就别自立名号了。
强宠契约甜妻 一碗稻香
我前日刚刚传书征西将军,答应在建宁、永昌两郡现有诸县的基础上,再设立昆明夷与哀牢夷世官的县城。目前的打算,是将谷昌县裁撤、并入滇池县,在谷昌县以西的滇池北岸,设‘昆明县’。
孟信,念在你主动投诚、又劝说令兄之功,我就命你当昆明县令吧。将来你不想干了,还可以‘察举’子侄数人,逐级上报到太守、都督那里,朝廷自会择其贤者继承此职。”
县令,那是五千户以上的大县才有的,相当于是跟郡治味县平级的县了。而且这个县令还是可以“父子传位”的,虽然传给具体哪一个儿子官府可以管,但也非常不错了。
孟信本来是没有部族职位继承权的,一切都属于他哥哥那一支,未来也只有他侄儿的份。此刻被这个掺沙子的喜悦击中,他连忙对李素跪下谢恩。
有一个大县也好啊,那些所谓的“蛮王”,不也就几个县么?最大的也就一个郡,值了。
冰山少主偶來也!
孟信五体投地地帮李素出主意:“都督,其实末将觉得,您不如尽快出兵彻底剿灭高颐那不知好歹的家伙。我大哥之所以怕哀牢夷占便宜,哀牢夷也之所以不怕您的招降警告,就是因为鄂顺归降你之后、高颐却不肯听鄂顺的劝告归降,您又不派鄂顺为先锋把高颐给灭了。
哀牢白夷看着高颐违逆你都还活得好好的,他们自恃离您更远,就更不怕您了,这时候您就得杀鸡儆猴啊!您要是怕杀高颐损兵折将太多,我大哥派给我那五千人,我也可以再借过来,跟鄂顺一起为先锋,高颐抽走了一万兵马,顶不住咱进攻的。”
仅仅一个世袭县令,已经让孟信想要主动帮李素打其他不臣部落了,虽然肯定也是夹带着私心,比如希望剪除其他强敌减少竞争。
不过自有打算的李素当然不能让这种马仔猜到自己的想法了:“你以为我来此就是杀人的?说多少次了,我是来造福南中百姓,一起心悦诚服心向大汉的。我打仗,都是有利于民!扰民害民之战,我不屑为之。
高颐如此无礼,自然要杀之,但不急于一时。我出发之前,就想好了今年的任务是建宁和永昌,越嶲可以明年秋收之后再说!要出兵也是从永昌出兵为主,而不是从犍为出兵为主。不过,哀牢夷如果敢因为我没有杀高颐,就敢自恃险远抗拒我的命令,那我就先灭哀牢夷中的出头鸟祭旗!”
李素南征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打通与南中相对富庶之地的贸易。永昌郡有超过一百五十万汉蛮总人口,而越嶲只有四十几万人、牂牁更是只有二十万。更重要的是拿下永昌要可以尝试开发去身毒国的海上商路、找来一些这个时代的物种交换红利。
要是未来有探险队能发现印度长绒棉、或者中南半岛的“占城稻”,让华夏南方的稻作区提前进入到北宋的“一年种双季稻”的程度,那挂可就开大了。
在水稻只能一年一耕的情况下,汉地人口的承载极限就是五六千万,汉朝、唐朝都是在达到这个极值后跌入黄巾与安史之乱的。而宋朝有了双季稻后直接飙到了一亿人。
另一方面,越嶲郡北边隔着大渡河与蜀郡、犍为郡接壤,如果李素真从北线直接进攻越嶲,不但湍急的大渡河很难渡过,就算过去了,也要面临在大凉山里连续翻山的恐怖行军。
而越嶲郡的核心地带、前后两任郡治邛都县和会无县,其实都是位于雅砻江沿岸的,邛都就是后世的西昌,而会无大约是后世的会理、攀枝花等地。所以未来真要进攻越嶲心腹地带,最好的路线反而是在会理附近,从永昌郡北渡泸水,然后沿着泸水进击。
(注:在攀枝花与宜宾(僰道)之间,泸水是指金沙江,但在攀枝花以上,古人把雅砻江视为“泸水”。主要是古人在这里又犯了一次“不知道一条河的两条支流,哪条才是正源”的错误。他们认为雅砻江这条支流才是金沙江正源,所以继承了“泸水”的名字,反而把真正的长江-金沙江正源叫做“淹水”)
这样一来,李素就算要灭越嶲高颐,也得先在永昌郡屯田,在梇栋县积攒军粮,在明年秋收后从梇栋出发,沿着青岭水进入泸水,然后沿着泸水溯流而上偷袭会无和邛都。
当然这是李素心中的军事机密,是绝对不可以泄露的,他也不会提前说给孟信听,反正灭越嶲高颐只是最后顺带的事儿,不影响李素在永昌的建设和种田。纯粹为了闪电一击立个威,显示“得罪了方丈还想跑”的弗莱格绝对不能不应验!
而只要李素不泄露,高颐是绝对想不到李素会从南线进攻他的——随便一个川南的军阀,听说川北的朝廷势力要灭他,都会提防北线的大渡河,谁会想到朝廷绕个大圈子,从云南一侧偷渡攀枝花直捣菊花?
因为李素对将来灭越嶲高颐的细节守口如瓶,孟信只能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他就只能问:“如此说来,都督非要先平永昌,而无视越嶲,只是因为平永昌在贸易上更有利益了?
这一点,末将实在想不明白。或者说,都督既然是为了打通商路,那么都督需要在永昌郡境内,重点让哪些地方的蛮王、流官先臣服征西将军呢?或者说,您这个商路的最终目的,是要通到哪里?”
李素一挥手,让保镖的典韦拿来一张南中四郡的地图,然后李素轻车熟路在地图上一指:“我要打通从昆明县到永昌郡治不韦县的商路,因为地图上看,不韦县东西各有一条大江,周水(怒江)和沧水(澜沧江)。
将来可以在不韦县广造船厂,不用很大,只要二百石或者四百石的船即可,到了海里也不至于倾覆那种。我带来了大汉第一海商糜家的商船造船图样,会教给当地工匠的,如此,未来你们可以货通身毒,其利何止百倍!”
孟信一脸懵逼:“周水与沧水,竟然可以流到身毒国?”
李素:“我素知天下地理,你不信?这些河不会直接流到身毒,但入海之后,往西贴岸航行千里,可抵身毒国。”
狂妃難寵:腹黑相公是顆蛋 三秋
其实从后世缅甸位于怒江河口的港城毛淡棉,要开海船到印度,一千里地肯定是不止的。但是最初的开拓阶段,李素要防止吓住当地人,就要把困难说得简单一点,这样他们才有信心最初开始着手。
就好比哥伦布如果不是算数不好算错了到印度的距离,把困难想得简单了五六倍,那他绝对不会有勇气往西面的大西洋茫茫深处航行的,虽然他发现了美洲,但那也只是哥伦布歪打正着运气好。要是没有美洲大陆真是要去印度,哥伦布绝对饿死渴死在海上了。
孟信咬着嘴唇,脸色微微发青地反复看着地图,惶恐说道:“如此说来,此去不韦县沿途的诸县,都督都是要亲自控制在手中了?绝对不会容许有不归王化之人在这条商路上阻隔道路?”
李素傲然敲打:“那是自然,不过,令兄已经归降交出人质,所以令兄可以继续派人担任梇栋县令。除了梇栋,还有楪榆、博南、不韦,都要直属朝廷管辖。”
他一边说,直接在地图上划了一条线,这是一条商路要经过的线。
前文已经说过,梇栋就是后来的楚雄,楪榆则是后来的大理,最后的不韦是后世的保山。过了保山就可以从怒江澜沧江进入东南亚做生意了。
穿越之悠悠
孟信心情复杂地提醒:“楪榆县可是哀牢白夷的老巢,当年哀牢国举国内附成为大汉子民时,哀牢故都就是那里。
全職追美 知不言
后来降而复叛,被我们忠于朝廷的昆明夷击退后,永昌郡治才改到不韦,那些死硬不降的哀牢夷才往西翻过大雪山自建掸国,留在永昌的哀牢白夷依然以楪榆为根。
现在都督没有杀高颐以警戒哀牢白夷,我怕都督派兵去接受楪榆开拓商路,会遇到武力抵抗。”
李素轻蔑一笑:“你们兄弟表现的机会来了,只要再来一次章帝时昆明夷为朝廷驱哀牢夷的故事,征西将军对你们兄弟的赏赐,一定会远远高于章帝时的赏赐。”
孟信大惊:“现在就要动手么?我们才刚刚折损了数千精锐……”
李素:“昨晚明年二月之前动手——放心,我李素用人,从来都是给足好处。这两三个月的准备期,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可以先教你数种富民强兵的妙法——我会派人教你们开垦梯田,让你们族人的耕地长远能增加一倍。
还会让汉人农政能手教你们自己种植花椒树和茶树,不用再受制于野生采集的稀薄产量。两个月后,你们如果觉得这些长远富民之策真的有用,愿意感恩,帮我攻打楪榆县的哀牢白夷,杀其酋首换上愿意与朝廷合作的,那我们就可以一直互利共赢下去。
到时候,我们会公推前永昌太守李颙的一名子嗣担任永昌太守,长期调处你们昆明黑夷和哀牢白夷之间的事务。其余都交给你们荐官自决。”
孟信眼珠子转了转,也觉得现在就卖族求荣帮李素打仗,大哥那儿有点说不过去,还是先看看李素许诺的那些先进生产力究竟推广后效果如何,才好说服族人。
要是李素给的好处真的实在太多了,而大哥还是冥顽不灵的话,那么为了全族的长远利益,只能他自己勉为其难帮大哥当这个酋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