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710精华都市小说 大唐孽子笔趣-第819章 居然沒有什麼人買?推薦-upwp5

Home / 歷史小說 / nz710精华都市小说 大唐孽子笔趣-第819章 居然沒有什麼人買?推薦-upwp5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大唐交易中心,如今已经是不比西市差的一个商业中心。
虽然交易中心的人流比不上西市,但是来这里的普遍是以商人居多,做的更多的是批发生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就是大唐最大的货物批发中心。
今天,在大唐交易中心门口旁边位置最好的一个铺子,却是开始售卖一种大家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
“王掌柜,这不就是一张纸吗?我花了一千个银币,不会就买到这么一个东西吧。你说的这个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真的能够升值?”
周本强有点困惑的看着手中的那张被称作是股权凭证的东西。
作为大唐交易中心的首批获利者,周本强还是非常支持王富贵的工作的。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大唐交易中心,他从蜀地运来的两千匹色彩鲜艳的丝绸,就要砸在手中了。
往前一步是悬崖,退后一步是破产。
走投无路的周本强,甚至预想到了自己悲惨的下半辈子。
结果,在大唐交易中心碰了几天运气,结果却是意外的把那批丝绸卖了个高价。
这下,周本强立马把自己的重心放在了大唐交易中心。
如今,他已经是这里数一数二的丝绸商人,身家早就比当年翻了好几倍。
所以王富贵在大唐交易中心推出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之后,他立马就出手购买了。
并且一出手就是按照个人能够购买的最高数量进行买入。
当然,付完钱,拿到股票凭证之后,他终于开始找王富贵答疑解惑了。
没买之前,你要是问的太多,显得对楚王殿下没有信心。
所以周本强几乎是二话不说就买了。
但是,买完之后再问问题,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这个时候,王富贵也有耐心给他解释一番。
“周掌柜,我可得提醒你,把这股权凭证收好来。现在你买它只花了一千个银币,指不定过个十年八年,你把它传给你儿子的时候,他就成了价值几万贯的一张纸了呢。”
红颜天子 陈凌公子
王富贵这话,虽然他自己都不大相信。
但是,李宽李宽说未来东太平洋公司的价值可以达到几百万贯,甚至几千万贯,所以他就不再纠结。
“王掌柜,别说几万贯,只要过个几年,他能变成两千贯,我就谢天谢地了。现在大唐皇家钱庄的借贷利息是一年五到十个点,只要过个几年这一千贯能够变成两千贯,我就算是挣到了。”
周本强显然是当王富贵在跟自己开玩笑。
几万贯?
这可是百分之几千的收益啊。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要是这么吃香,怎么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卖出去多少?
也就是自己作为大唐交易中心最大的几个商家,出来当个托,免得场面太过难看。
“如果你的要求只是两千贯的话,那你可以彻底放心了。只要‘妖言惑众杨本满号’从美洲回来,你这张凭证,就至少能够价值两千贯。要知道,船队的收益,可是有八成都是属于公司的,只有两成是用来奖励给船员的。”
王富贵也是去观狮山书院听了李宽的讲座的,对于美洲那些高产农作物的价值,自然一清二楚。
虽然如果到时候收购方是观狮山书院农学院的话,有点把钱从左手放到右手的感觉,但是对于东太平洋公司来说,却是实打实的收益。
“承你吉言,我回去就把这张股权凭证给收好,就等他睡着升值了!”
周本强说完,就离开了东太平洋公司的办事处。
而在杨府之中,杨本满却正是逐字逐句的琢磨着《大唐日报》上面关于东太平洋公司的介绍。
“郎君,我去大唐交易中心那里看了,东太平洋公司确实在显眼的位置挂牌成立了,并且王富贵还亲自坐镇,在那里推销售卖公司的股票。”
杨东从门外快步走了过来。
朱門惡女
很显然,他是奉命前去打听消息了。
九天长生记 Y成林兄
这也是杨本满做事的特点之一,不管做什么决定,都会尽可能的把各种情况收集起来,分析之后再确定要不要投入。
很显然,他现在在考虑要不要购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
事实上,长安城有不少人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毕竟,《大唐日报》上面说的很清楚了,只要一贯钱,就能买到一股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
“这么说来,不管是长安城的商人还是百姓,都还在观望?”
杨本满食指轻扣者桌子,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利弊。
“是的,我在那里看了半个小时,除了几个交易中心的掌柜进去捧场,其他人买的很少。这一次他们可是拿出了十万股的股票出来,又规定了每个人最多只能购买一千股,我估摸着楚王殿下认为东太平洋公司的股份会遭人抢购,所以设定了这些规定。
现在看来,情况完全不是那样啊。毕竟船队能不能顺利的到达美洲都还是个问号。哪怕是到了美洲,从地球仪上看,美洲的面积比我们整个大唐的面积都要大很多,到底能不能找到玉米、土豆或者番薯也不好说。
甚至那里会不会有一些野人或者蛮夷,船队一登陆就被人袭击了,不仅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反而损失惨重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大家都还在观望,不知道这个投资到底划算不划算呢。”
杨东跟着杨本满混了那么久,自然也有几分见识,比一般的长安百姓要有眼光。
不过,也只是多几分而已。
“这个我自然知道,如果不是有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楚王殿下还需要把东太平洋公司的股份拿出来卖钱吗?说白了,他这也是在降低风险。就像是几个人合伙做生意,虽然挣钱的时候是好几个人分,但是亏钱的时候也一样是好几个人承担。”
在杨本满看来,李宽会搞出这么一个股份交易出来,目的是很清晰的。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李宽这么做是为了降低风险。
“郎君,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发现门口多了不少陌生的面孔。我想了想,很可能有不少人都在观望着东家你的行动呢。”
“哦?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东家你在作坊城的成功投资,已经成为长安城商圈的一个经典案例了啊。据说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甚至把您的这个案例,作为他们教学的一个实际讲解内容呢。所以别看很多人表面上看不起我们杨家,心里面却是羡慕不已。现在,有一个重大的投资机会摆在大家面前,到底要不要出手,不少人都在看着您呢。”
杨东的这个说法,倒是让杨本满耳目一新。
不过,想了想之后,又觉得似乎很有道理。
确实是,自己现在就是长安城中投资圈的一个风向标啊。
这几年来,杨家的投资,似乎还从来没有失败的呢。
“《大唐日报》上面说东太平洋公司的股份总共有二十万份,现在只是拿出了一半出来售卖,还有一半在谁手中,你知道吗?”
杨本满倒是没有被杨东的这个惊喜观点给冲昏了头脑,反而很是冷静的继续分析。
“剩下的一半不是都是楚王府的吗?”
“谁跟你说都是楚王府的?”
杨东:……
这个时候,杨东才发现,似乎不管是什么的地方,都没有提到东太平洋公司的另外五成股份,到底在谁的手中。
“郎君您是觉得这五成股份在谁手中,会直接影响剩余股份的价值?”
“当然!如果这五成股份都是在楚王殿下手中,那么我们要不要去购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份,就真的要好好想一想。但是如果这五成股份,有一部分在陛下或者房相等人手中,那么我们就得赶紧出手了,晚了可能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杨本满说完这话,继续把《大唐日报》上面的内容看了一遍。
“朝廷准备扩建水师?”
在一个小角落里,杨本满注意到了一个豆腐块大小的新闻。
“郎君,水师之前基本上都是在市舶都督府,如今朝廷同意扩建水师,会不会跟下个月的出海有关系?”
“到底有没有关系,只有陛下和楚王殿下知道。但是,有这么一个消息,至少说明朝廷对出海的事情,还是抱着支持的态度的。再加上长安城各家书院都在组织人马加入观狮山书院的美洲探索之旅,我觉得可以不用再犹豫了。”
杠上温柔暴君 无心果
想好了就行动。
杨本满既然觉得购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似乎是一个值得冒险的投资,立马就让杨东去准备几千贯的银票,然后坐上了自家的豪华四轮马车,直奔大唐交易中心而去。
至于一个人限购一千股的限制,只要你想买,根本就不是问题。
……
贺勤劳今年的运气不是很好。
差点把棺材本都拿出来,就为了投资几套归义坊的房子,结果却是血本无归。
急着想赢点钱回来的他,这段时间可是拼命的盯着杨本满,为的就是看看自己能不能搭一趟顺风车。
按理来说,以贺勤劳和杨本满的关系,他要是开口的话,杨本满有什么投资动作的时候也会带上他一起。
但是,贺勤劳不好意思这样。
最关键的是贺勤劳没法在杨本满主动邀请自己投资的时候下定决心跟风。
反倒是通过自己私下了解,把握到杨本满确实在搞新投资的时候,贺勤劳才能坚定跟风的决心。
毕竟,他已经输不起。
再输下去,就只能变卖家产来还债了。
“二叔,您今天急急忙忙把我叫回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贺昌毅有点困惑的看着贺勤劳。
作为观狮山书院经学院的学员,贺昌毅平时是毕竟少回家的。
因为学院里面每个周末都会请一些人员过来做讲座,或是将经学的内容,或是将商业的事情,亦或是讲一些兵事。
反正五花八门的,几乎每天都能在观狮山书院听到一些人的讲座。
贺昌毅基本上是每天都会去参加一场讲座,他把这当成是快速提高自己见解的一个好方法。
事实上,效果也确实很不错。
“昌毅,二叔今天碰到一个难题了,想听一听你的见解!”
贺勤劳呼了一口气,还是把自己的顾虑跟贺昌毅分享了一下。
“你知道,二叔今年在归义坊亏了一大笔钱。我后悔没有听你的建议去买作坊城的房子。现在许多人都在讨论东太平洋公司的股份购买的事情,你应该也听说了吧?”
“二叔,我虽然是在经学院读书,但是也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这么大的事情,我自然是听说了的。怎样?二叔您准备好了要购买它们的股票了吗?”
贺昌毅虽然对商业上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但是观狮山书院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的人不少,贺昌毅耳濡目染之下,了解的信息也有不少。
“没错!现在家里东拼西凑的,应该还能凑个五百贯钱出来,我准备把这五百贯钱全部拿去购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但是这个投资到底合不合适,我想听一听你的建议。”
“二叔您是基于什么来决定买它们的股票的呢?”
“不怕你笑话,我是看那杨本满今天去大唐交易中心买了它们的股票,所以我也想去买了。但是,我们家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失败了,所以二叔也想听一听你的建议。毕竟,你在观狮山书院学习,很多跟楚王府相关的消息,比一般人要知道的多。”
贺勤劳倒也没有在贺昌毅面前装牛掰,反而很直接的把情况跟他说明了。
“这个啊,书院里面今天倒是有很多人在讨论,大部分人都倾向于认为可以去买一点。毕竟,楚王殿下已经把美洲的情况描写的那么具体了,不大可能是假的。现在无非就是‘妖言惑众杨本满号’能不能一次性就成功达到美洲,并且带回高产农作物种子。”
这种股份买卖是个新鲜事件,大部分人都还在观望。
连杨本满这样的人都才刚刚出手,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这就像是买房,虽然很多人都觉得房价可能要涨价了,但是能够立马出手购买的,还是少数。
大部分人都拖拖拉拉的,过个几个月,甚至几年才真的出手。
结果发现,自己这几年又白干了。
“这么说,你是支持我去购买了?”
“二叔,我觉得你可以先去购买一百贯,然后再观望一下。如果一直没有什么买,那你也不用接着买了。但是如果有很多人开始抢购,那么你就要果断点出手了。”
贺昌毅的说,坚定了贺勤劳的信心。
再说了,现在不用孤注一掷的花掉五百贯钱,只是先买一百贯的话,他还是没有那么大压力的。
“好!那我们一会就直接在门外叫一个人力车,去一趟大唐交易中心!”
贺勤劳虽然是殿中侍御史,级别比杨本满还要高半级。
不过,他为官算是一向很清廉。
偏偏御史这种官员,如果真的清廉起来,那是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收入。
事实上,你就是想要收钱,路子也不多。
毕竟,你只是一个御史,普通百姓求不到你身上。
一般的商人也不需要求你,唯一能够利用你的,往往身份地位都比你高。
所以贺家连一辆专门的四轮马车都没有,要出门的时候都是在大街上随手叫一辆人力车。
说起这人力车,也算是长安城的一道风景线。
作为城南马车行的旗舰产品,人力车的推出,让城南马车行坐稳了大唐马车行业第二名的位置。
如今,每天都有许多的人力车奔跑在长安城各条街道上,也算是解决了不少人的就业问题。
……
“陛下,这是昨天东太平洋公司股份售卖的金额。”
劍鳴九天 蘇劍鳴
宣政殿中,李忠将最新汇总的情报给李世民进行了汇报。
“这么少?居然连一成都没有卖出去。难道大家都不知道出海的利润很好,东太平洋公司这种新的东西的出现,就是为了让更多的普通百姓能够分享海外的利润吗?”
李世民合适奇怪的看着手上的数字。
有点不正常啊。
在他看来,东太平洋公司的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哪怕是今年没有办法顺利的到达美洲,明年、后年也是肯定可以的。
到时候带来的收益,绝对会是一笔天文数字。
如今,居然没有什么人购买。
一瞬间,李世民都有了自己把剩下的股份包圆了的冲动。
“很多人还真是心中有疑问呢。在他们看来,楚王殿下突然搞出这么一个叫做东太平洋公司的东西出来,很是奇怪。不少人觉得这是楚王殿下分摊出海风险的一种行为,甚至认为这是让普通百姓去花钱给楚王府挣钱呢。”
李忠心中也有点郁闷。
他儿子可是东太平洋公司的成员,为了支持儿子,他可是花了整整一千贯钱,按照个人可以购买的最大限制,买了一千股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
现在看来,这笔投资居然不被看好。
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面都有点不舒服。
“宽儿富可敌国,哪里需要花这些心思去挣普通百姓的钱财!这样,那个《大唐日报》不是没有透露朕的内帑占据东太平洋公司三成的股份吗?你找人去一趟报社,偷偷的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
关键时刻,李世民觉得自己也要给李宽一些支持。
如果大家知道内帑占据东太平洋公司三成的股份,那么对于公司的信心,自然就不一样了。
毕竟,李宽骗谁的钱,也不敢骗当今天子的钱啊。
……
老任在长安城商圈,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虽然身份地位不高,但是知名度却是不低。
不管是当初的自行车热销,还是歌剧院门票的热卖,背后都有老任的影子。
甚至一些商家开业或者搞活动的时候,都会主动找老任的人手过来当托,烘托一下气氛。
这么一来,老任就变得吃香了起来。
“老任,你真的觉得这个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也是一个可以炒作的东西?那玩意可不便宜,别到时候砸在手中了,那可就是一堆废纸。我可是听说了,哪怕是你花一千贯钱,也就是拿到一份面值一千股股票的凭证而已。”
彭志筠是老任的东家,虽然大多数时候,彭志筠并不会干涉老任的决定。
但是一旦涉及的金额超过五百贯,老任都是会跟彭志筠汇报一下的。
今天也不例外,老任准备筹集一万贯的资金,把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价值给炒作起来,到时候不管“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出海是否成功,都跟老任没有关系。
反正他是会在股票价格上来之后,快速的出货,挣一笔差价。
“东家,今天早上的《大唐日报》和《月亮报》你看了吧?那上面都有提到陛下从内帑当中划拨了六万贯钱,占据着东太平洋公司三成的份子。连陛下都看好的公司,你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大唐皇家钱庄、东海渔业,你看这些地方,我们要是想要入一股,有没有机会?好不容易冒出一家差不多的东太平洋公司,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炒作一把啊。”
老任的经济嗅觉,比一般人要强的多。
最權 大秦騎兵
今天一看到报纸上的消息,他就下定决心去炒作这个新颖的叫做“股票”的东西。
反正“公司”这种怪怪的名字也好,“股票”也好,都是以前不曾有过的。
这种东西,反倒是最方便老任去炒作。
当初那歌剧院的门票和自行车,也基本上都是具备这种新颖性,才有炒作的空间。
“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不过一下子砸进去一万贯,风险还是太大了,你先花两千贯试一试,大不了,你把两千贯花出两万贯的效果出来嘛。”
我的恶魔弟
彭志筠这话,倒是给老任提了一个醒。
他完全可以组织自己手下的那帮人,去大唐交易中心的东太平洋公司办事处门口排队,每人一次就购买一股股票,然后把争相购买股票的气氛给先烘托出来。
到时候其他人看到之后,结合《大唐日报》这些权威媒体的消息,估计立马就会跟风。
特别是交易中心里头的掌柜和伙计,拿出一两贯钱出来冒冒险,他们还是愿意的。
“东家,我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明天就能在报纸上面看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热销的新闻。到时候我再根据情况看要不要追加投资。”
有了做事方向之后,老任脸上立马变得兴高采烈起来。
这种创造历史,参与历史,改变历史的感觉,让他很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