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jie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608 致富經驗?兒子七年高中讀得好鑒賞-8t95z

Home / 都市小說 / wxjie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608 致富經驗?兒子七年高中讀得好鑒賞-8t95z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刘支书,你……”
吕红涛坐在主席台后面,看不到刘福旺展开的衣服里面有啥。
这狗曰的,该不会里面啥都没穿,在这里装疯迷窍的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吧?
就他那没有二两肉,全身都是排骨的身板,好意思么?
从整个礼堂所有的目光中,都看到了震惊。
这狗曰的想要干啥子?
看向许志强。
许志强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看来也是不知道刘福旺这是要闹哪样。
十万户啊!
礼堂里的所有人,瞪大了双眼。
眼神中,透露着太多太多的情绪了。
“福旺同志,作报告就作报告,你这……”
许志强也没看到刘福旺大意里面有啥。
在他看来,绝对不是啥好事情。
“狗曰的,刘福旺这怕是把县合作社抢了……”
“那些难道都是真钱?这得多少?”
“这怕是假的……”
下面沉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谁带头,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尤其是坐在前排的万元户们。
虽然都是万元户,可那是大家家里所有的资产都算上,圈里的猪、家里养的鸡鸭鹅、谷仓的粮食、喂的牛羊啥的全部都算上,能凑个五六千,都会被公社的干部申报万元户。
现金?
全县存款超过六千的,基本上找不出多少。
刘福旺那大衣内衬里,全都是包包,露出半截黑色的大团结!
渺空
至少也有好几十沓啊。
十万户!
全县第一个!
跟在座的这些万元户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哪怕是望山公社几年前就已经出现的万元户,家里存款也没一万。
更不要说,身上带着好几万……
平时出门,包里装上百八十,那都能横着走。
到了公社,领导干部们都得主动散烟呢!
听着下面的议论,甚至坐在前排的万元户们伸长脖子,眼神直愣愣地看着刘福旺的大衣,许志强发现了不对。
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从座位上起来,拉着刘福旺的胳膊,可当刘福旺转过来,许志强看到这大衣里面一排排的大团结,也是愣了。
这狗曰的!
来这里炫耀来了?
以后这还得了?
晒富?
许志强脑海中突然响起了这个词。
在来蓬县工作的时候,就听过,老刘家的人,有这样的传统。
刘春来从山城回来,带着几十万,让人用滑竿抬着,围着他们大队跟公社,那可是转了一大圈。
现在好了,刘家人晒富都晒到县里的年终总结大会上来了。
“福旺同志,我们这是年度工作报告会……”许志强的声音有些苦涩。
这里面,得有十万吧?
刘福旺看着他,眉头一挑,“对啊,许书记,这就是做报告啊。”
说完,转身对着大礼堂的所有人,刘支书开始了他的表演:“那啥,我想大家都认识我了,早就熟得不能那再熟了……因为只要有我们在,在座的诸位,不管怎么样,都没法比我们更穷……”
原本的众人听到刘福旺的话,还准备笑。
结果,笑容刚浮现,就笑不出来了。
MMP!
以前确实每年幸福公社四大队都垫底。
就一个,人口太多了!
加上交通不便利,也没有什么资源,连人都喂不饱,更不要说搞各种副业来提高收入了。
可现在……
“本来我是不愿意来的,县里要求来,就来了。既然要做报告呢,我觉得说得再多都没用。年年听各大队的万元户分享经验,我也想学习啊,我们整个大队人均耕地在全县最少……”
刘支书的态度很明确。
老子直接用钱来做报告。
“这里一共十二万,其实,也不是我挣的。我也莫得那个能力……”刘福旺这话刚出口,下面的人就炸锅了。
纷纷大骂这狗曰的装13。
同时,也被12万这个数据给震撼到了。
现金啊!
谁家拿得出来?
“这是我儿子挣的。大家应该也听说了,我屋头那短命儿子,读了七年高中,连续几年都没考上,再坚持一两年,就成了八年抗战了……不是他不想考大学,婆娘都没了……”
刘福旺说这话的时候,向着大礼堂后面的某个区域看去。
不少人都顺着他的目光,扭头向后面看去。
临山公社王家村的大队长王青山!
要说这里面的人谁的心情最复杂?
绝对非他王青山莫属。
原本闺女是不愿意退亲的,奈何他经不住自己婆娘吹枕头风,最后早媒婆去退亲了。
后来的事情,两个公社都知道了。
然后没有过多久,就听说刘家那个小子开始发奋了。
他婆娘又吹风,说两个娃儿都谈了那么几年了,就差最后一步没有迈出去,底个头,恢复婚约。
奈何,王青山丢不了那个人。
“青山啊,刘春来现在还莫得对象……”坐在一旁的书记石建中叹了口气。
白兴义也是心思复杂。
以前他们根本就瞧不上的隔壁幸福公社的严劲松,现在尾巴撬得都能把天给捅破了。
严劲松就坐在旁边。
这会儿,也是一脸嘚瑟地跟身边的马文浩介绍:“那就是之前刘福旺的亲家,如果他家不退婚,刘春来那狗曰的估计还在县一中混日子……他家这亲,退得好啊!”
严劲松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丝毫不好。
两个公社的人位置都是挨着的。
这话清楚地传入了脸色本就阴沉的王青山,牙关紧咬,发作不得。
世界上莫得后悔药。
之前他婆娘就去过那边,人家根本就没那心思。
伊奈黴女vs聖德霸道男 櫻血淚
“福旺同志,注意时间。”
坐在主席台上,礼堂后面的人距离远,看不真切,但是也能大体看到。
何况,所有人都盯着王青山。
继续下去,这矛盾大了,今天的这总结会,如何收尾?
声音虽然小,话筒却让这话传出很远。
刘福旺看着王青山的反应,胸中郁结的闷气终于出了一部分。
如果不是王家悔婚,到过年,他家就进人口了,明年下半年,就能再添丁。
甜心,寵妳沒商量
医妃冲天:倾城王爷要洞房 戏子入画
也不至于杨爱群那婆娘天天在自己耳根子边抱怨,说什么他这个当爹的没用……
儿子给了十多万给自己零花,自己能不帮着儿子出口气么?
“说这些,也不是为了打击报复哪个哈……”
刘福旺又开口了。
可这话,却让整个大礼堂所有人神色更加怪异。
MMP!
你这还不是打击报复?
今天下午各大队的人一回去,全县都晓得了。
—————
“只是说呢,以前吧,我们就只晓得用哈劲,把地球挖穿,也还是穷……我刘福旺没有读过啥子书,就晓得莽干。但是我儿子,读了七年高中……”
開攻沒有回頭見
吕红涛听不下去了。
七年高中!
不了解的人可能觉得厉害。
真心了解情况的,就晓得,要不是成绩不好,用得着那么长时间去复习?
刘福旺这老家伙怕是因为自己在大队的权利被儿子抢了,当着全县的干部故意黑自己儿子。
许志强也有些认不了了。
也不嫌丢人啊!
“福旺同志,高中以前是两年,现在三年……”许志强开口了,“还是做报告吧,要不然,咱们先去吃庆功宴?”
县里今年万元户比去年翻番了,也算是功劳一件了。
每年县里在开了总结会,都会组织干部们吃一顿,打个牙祭。
毕竟,县里因为财政问题,干部们的工资基本上都是没法全额发放,大队一级的那都是靠着上交提留等来补贴,国家是不得发工资的。
特種兵之融合萬物系統 燕草
辛苦一年,县里也得表示一下不是?
“莫急嘛,许书记。”刘福旺扭头嘿嘿一笑。
露出一口大黄牙。
这笑容,却看得许志强心里发寒。
太了解对方了。
“我晓得,很多人认为我儿子莫本事,也因为我儿子这样,所以两个出嫁的闺女都嫁得不好……有本事的,第一次高考,就考上大学了,毕业就是干部……我儿子不是考不上,只是他不想考……从改革开放后,他就在分析国家政策,不确定这个能持续多久……毕竟,以前我走的路,是没法让我们大队解决穷的问题……他要走的路,以前又莫得政策支持……”
在刘大队长的意思中,刘春来是为了解决他们大队的穷问题才在高中混着。
至于跳河?
谁特么的还在意刘春来跳河是为啥?
人家下河洗澡,结果抽筋了,出了意外,不行么?
“所以,根据我的经验,要致富,要脱贫,光是靠着一把子气力是不够的。首先就得多读书……”
这话,让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松了一口气。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考不起大学,高中也得多混几年不是?
“至于致富嘛,我们莫得那个本事,就得努力培养娃儿,让娃儿多读书……”
这话,让许志强跟吕红涛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可又找不到理由反驳。
教育问题,那是国家发展的根本。
县里每年在教育上也没少投入。
可根本没有多少人愿意送娃儿读书。
十多岁的娃儿,又能吃,读书不仅没法种地,一个月开支还不少。
县里也没法补贴。
“说了这么多,终于不是检讨,而是分享经验。其实,也莫得啥经验。我总结了一哈,就一条,得有个好儿子!看到没得,老子让他多读几年高中,他就给老子12万当零花钱……”
MMP!
刘福旺这话一出,许志强直接就骂出来了。